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章 求援四方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6:39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章 求援四方

刘表在荆州,得了南阳张绣告急之信,大惊。此时荆南危急,江夏大战一触即发。偏偏曹操也不甘寂寞,引兵南来。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刘表忙把众臣给召了来,商讨对策。群臣除了让刘表速遣援军往南阳外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出来。荆州南边是交州。

交州被士燮兄弟把持,荆州方面好不容易安排了两个钉子进去,吴巨却与赖恭不和。交州指望不上,东边的扬州、西边的益州、北边的曹操,都是刘表的仇家。放眼望去,诸臣僚也有点傻眼,我荆州一向与人为善,怎么抬头一看,实然就有种举世皆敌的感觉了。

蒯越出众献策道:“主公可先援南阳,以坚张绣之心。而后遣使往长安、袁绍与青州此三处求援。若有一路援军来,我荆州无忧也。”

刘表心想,对啊,着急也是无用,且先让张绣与援军一道抵御曹操。再遣使求援四方。料袁本初与刘玄德等必不欲见曹操伐我也。

于是遂从蒯越之言,命蔡瑁率二万步骑往南阳,增援张绣。然后又派了三路信使日夜兼程求援去了。

刘备在青州,得了刘表援信,与诸臣道:“荆州危矣,不得不救。”遂命关羽击朱治,陈到自彭县攻沛县。以解荆州之危。

孙策与周瑜率了舟师,攻打鄂县甚急。黄祖率了众将拼死抵住。孙坚于长沙敌住文聘与刘磐,孙策若再把江夏给攻破。到时荆北震动不说,文聘与刘磐后路便会被截断。这样一来,荆州将会尽为孙氏所有。所以孙策和周瑜两人在鄂县,抖擞精神,攻势如火。而黄祖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也亲冒矢石,前临指挥。

两家是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亦不肯罢休。这日,孙策见鄂县屡攻不下,便对周瑜道:“鄂县不下,甲士不敢死也,今我亲率诸将前往,定破此城。”

周瑜劝道:“为将者,岂能不顾三军而为悍卒乎?伯符可自镇军中指挥,吾与诸将往。”

孙策自诩骁勇,哪里肯听,道:“公谨还留军中,吾自往之。”于是遂留周瑜坐镇军中指挥,自己则率了身边诸将,披甲执刀,前往攻城。

临行,与诸将士道:“鄂县小城耳,吾自起事以来,江东诸城攻无不拔,今被阻此,深以为耻。吾将前行,为诸卿挡矢石,诸卿且随我身后杀贼。”

众将听了,满面羞惭,鄂县久攻不下,竟然逼得主将亲冒矢石,亲临前线。这让他们这些自命武勇的家伙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于是人人奋勇争先。甲士们见主将与诸将先登,亦拼死而战。

城下鼓声隆隆,士卒鼓噪呐喊。空中两军弓箭手不停对射,城头上不时泼下滚烫的开水,扔下装满石灰的灰瓶。无数的扬州兵攀援到了城头,又惨叫着从高处跌下。这一战的胜负,将由荆州和扬州士兵之间勇气的对决来决定。什么指挥艺术之类的,到了此处,通通已经失效无用。

黄祖和周瑜,各自立在己军望楼之中,远远望着这如地狱一般的杀戮场。一边体会着战争的残酷与惨烈,又一边冷漠镇定的调兵遣将。一队队的生命,在他们眼中只如棋子,随时投放至己方的薄弱处。

这边,在孙策的带领下,蒋钦、周泰、邓当、吕蒙、凌操、凌统诸将,率了一伙死士,皆口衔利刃,手持小盾,迅速从一角开始攻城。

城下,弓箭手们在孙策堪堪爬到城头时,箭矢呼啸而至,孙策借此机会,一个翻身,便跃上了城头。然后手中大刀横扫,挡住刺来的无数枪尖,为身后的袍泽们争取了上来的时间。

城头这一片地方,箭矢将许多荆州兵钉在了地上,横流的鲜血和不停的哀嚎,告诉孙策,这就是机会。

此时,一队队的荆州士卒又涌了过来,迈着坚定的步伐,挥舞着尖锐的长枪,眼睛里迸发出凶光,嘴里嗬嗬咆哮着,不住前行,只欲把这群侵犯他们家园的贼兵给乱枪捅死。

孙策大喝一声,不管不顾,便迎着枪阵冲了上去,旁边蒋钦周泰护住孙策两侧,随其厮杀。身后诸将看了,也发一声喊,个个持了利刃,奋勇而来。

有了这么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荆州兵的抵抗便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一队队的士兵被割麦子似的砍翻在地,鲜血浸红了这片城头的每一块地砖。

孙策率了诸将在城头越战越勇,而一批批的扬州甲士也自此处登上了城头,长枪兵,刀盾手,弓箭手,阵营越来越全,孙策进攻起来,更显得游刃有余了。

黄祖很快便发现了这处城头的异动,他早先不以为意,只派了一队队人马去守城。结果己方将士很快就覆灭了。黄祖正欲派人探时,小校已来报:“孙策率诸将攻城,勇不可挡,是以败退。”

黄祖得报大喜,孙策竟然如此轻率胡为。他以为他是不死之身么?黄祖遂命道:“死活不论,获孙策者,封侯拜将!”黄祖暗暗打定主意,便是拼得鄂县失守,也要把孙策给拿下。让孙坚来犯我荆州,到时孙坚先失其甥,再失其子,看他心痛不心痛。

荆州诸将士闻之,又惊又喜。惊的是孙策居然亲率甲士先登,喜的是有这么一条大鱼,要发达了。于是纷纷往孙策处涌来。

孙策率了众将大杀四方,所向披靡,只杀得荆州军节节败退,好不痛快。正自打算一鼓作气,攻到城门处时。忽见四面八方,敌军源源不断而来。孙策环视四顾,知道自己被黄祖给发现了,却也不惧,哈哈大笑

汉皇刘备  第三百五十章 求援四方

,道:“诸卿还能战否。”

诸将齐答道:“力能死战!”

孙策把刀一横,道:“随我杀敌!”随后便猱身而上。

瞬间,刀光乍起,血肉横飞。在勇猛和彪悍上,荆州军因为境中多年无战事,比起连年大战中锤炼出来的扬州兵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本来有着鄂县坚城为依托,对付扬州兵自然也是无所畏惧。但这一当面交锋,更多的差距便瞬间显露了出来。

除了勇悍之外,战阵的配合,杀人的技巧,以及临阵的反应。荆州兵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又兼有孙策等虎狼之众,虽然荆州军人多势众,却仍然奈何不得孙策。两军纠缠在一起搏命厮杀,渐有久持之势。黄祖看得心烦意乱,城头这块拿不下,城下的攻势却是更猛了。受了孙策的刺激,一波一波的扬州兵拼死冲击。城下尸体已经堆积如山了却仍不肯停。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纵然是连日攻防,荆州兵皆已双手血腥视生死如无物。见了扬州兵的悍不畏死,那颗坚硬如钢铁的心脏也不禁为之颤抖一下。

甘宁在远处,心道前番我阵斩徐琨,黄祖你不赏,此次若我获了孙策,如此殊功你若无赏,有何面目统率三军耶?遂挟箭持刃,来取孙策。

滁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滁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滁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滁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滁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