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二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2:30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二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凌雪!罗烟!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英俊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我才刚刚和凌雪团聚,我刚刚还答应了他永远也不和他分开的,这里不是有封印的吗?啊?你到是说话啊!”

英俊、文辅二人冲进了清婉竹居,然而文辅眼前所呈现出来的则是一片鲜红的血迹,他知道,凌雪已经化为了一个普通的凡人,他知道,凌雪不仅昏迷不醒,而且还根本毫无还击之力,这一切的一切,终于还是使得他激动的抓着英俊的双臂,失控的大吼了出来。

文辅无力的自责着,他心想,如果刚刚他没有离开清婉竹居,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凌雪为了他可以放弃仙路,甚至常常不惜牺牲自己而成全他的未来,他深爱着凌雪,但却总是令她受伤,那是一种奋斗了好久,眼看着就在眼前,却又突然失去了的痛感,那种失落导致了他失控的一幕。

英俊明白文辅的感受,因为他也同样在乎着罗烟,任谁失去了挚爱,都会发疯,所以英俊没有责怪文辅。

他看了看屋子的四周,淡然且冷漠的甩开了文辅的双手,他眉头紧锁,屈膝来到床边的血迹之处,他用剑指微微沾取了一些血污,随后便将指端的血迹放在鼻下轻轻的嗅了嗅。

英俊双眼一亮,疑惑的扭了扭脑袋,冷冷的开口,甩出了几个字:“这是染料,跟我来!”

文辅听到英俊的话突然镇定了起来,他抬起低着的头,脸上失落自责的情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这是放着希望之光的双眼,他抬起右手,刚想说话,突然感觉体内凭空生出了几丝灵气,灵气乱窜之下,使得他满头大汗、头痛欲裂,痛苦万分之下晕了过去。

英俊见了文辅的情况,一惊之下急忙上前查看,他蹲下身子,伸出剑指,刚刚要触碰文辅的眉心,心头却又是一惊。

床边上,昏睡中的文辅,全身上下,突然莫名的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以文辅为核心,天地之间竟出现点点精光,以螺旋式的规律,前仆后继的冲向文辅眉心。

“呵!要突破了!”英俊发出一声僵硬的轻笑后,慢慢起身,只见他坐于床头,两手放于膝上,竟淡然的闭起了双眼。

他虽然是闭着眼睛,可周围的丝毫动静却都逃脱不掉他的双耳,他知道经过凌雪为文辅度骨之后,文辅的修为便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在加之这段时日功力的积累,不仅沉淀了往日不稳的根基,而且还大大超出了入门三境所能承受的范围,已然是到了练气士的灵气之境。

练气期可没有入门三境那么容易修炼。炼气期一般可分为九个小境界,而每晋级一个小境界,便会难上一分,不过每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也是相当极大,一般很少有人可以越级杀人,所以很多人便会因此而抬高自己的身价,不削与阶级低者交往。

血余虽然没有文辅的修为高,但他凭借自己的地位所对白面一行人的要求就与此类人无异了!

清婉竹居内,灵气波动持续不断,三炷香过后,金光的旋转速度终于减缓了下来,四炷香过后,灵气波动这才落下了帷幕。

英俊渐渐睁开了双眼,看着最后一缕精气注入文辅体内,心底下终于是松了口气:“练气一层?呵……”

半截话音落下,英俊便将文辅架到了床上,而他则是站在一边,冷眉微皱,不觉为凌雪与罗烟二人担心起来……

“呃,我的头,好疼啊!”待文辅渐渐醒来之时,天色已然渐渐发出了鱼肚白,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脑袋,抬起头看了看背对着他,愣在窗前的英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道:“英俊,你……”

“你醒了!”英俊不等文辅把话说完,满眼沧桑的转过身来,他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曾经的修炼历程,又回忆到了第一次在名剑门与文辅比武的那一夜,他第一次对着文辅笑了:“恭喜你进入了练气一层!”

文辅听着英俊的话,微微一愣,这才感觉到浑身似乎变得充满了力量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二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缓缓的抬起双手,却意外的发现双手之上还残留着点点未被吸收的荧光,萤光闪闪,调皮的跳动了几下便没入了文辅的体内。

“我,竟然恢复了修为!是凌雪,英俊你知不知道凌雪他们怎么样了!”文辅欣喜惊讶之余,再次想起了昨晚之事,连忙急迫的问道。

“是血余!跟我来!”说罢英俊便向清婉竹居内供奉的那个石笛走去,只见他轻轻一扭石笛,屏风后的一面墙壁突然转动起来,一间密室浮现在二人眼前。

文辅一惊,出于本能的向英俊那冷酷的脸上望去,并且在他的双眼中露出了询问的光芒。

“这是贯穿整个烈魔谷的地底密道,跟我来便是!”英俊见文辅好奇淡然的扔下一句话便消失在密道口处。

文辅见英俊消失,也管不了太多,虽然到目前为止英俊的身世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谜团,不过他知道英俊不会害他,娘亲同样也不会骗他,于是他眼神坚定,握了握虎拳,大步的迈向了密道入口……

某间石室之内,血余微笑着看着罗烟,轻声和气的问道:“怎么样?人带来了吗?”

罗烟看都不看血余一眼,冷哼一声,伸出手来大声说道:“拿来!”

血余看了看罗烟的绣手,一挥衣袖,转过身去,连声大笑道:“好一个伶俐的小丫头,你连人都没让我见到还想让我交货,哼!就连江湖术士都懂得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

罗烟将伸出的绣手狠狠的攥成拳头,随后伴随着不甘的出气声猛地将手向身后一甩,眉头紧锁,哀怨的看来一眼血余,用他那无奈中带有不甘声音说道:“人在我房里,你可以带人去看,先把东西给我。”

血余不削的看了一眼罗烟,嘴角一端微微上翘,露出一个阴险的笑脸,对身边的手下说道:“你去,查看一下虚实!”

“是!少主。”一人对血余回应后,便匆匆的离开了密室。血余在密室内踱了踱步子,他用余光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罗烟,眼中闪过了一丝狡诈的光芒,过了一会,突然也不知一个下人趴在血余耳边,对血余说了些什么。

只见血余攥了攥拳,目光转瞬间便变得凌厉起来,他暴喊一声:“来人,给我把罗烟拿下!”话音刚落,四周魔众顿时抽剑,纷纷上前。

罗烟一惊,立即抽出手中的长剑,怒目而视的看着血余,娇讽的大喊一声:“你竟然要出尔反尔?”

血余冷哼一声,来到罗烟面前,暗暗运功,一只手猛地抓住了罗烟的手腕,罗烟吃痛,长剑瞬间脱手滑落在地。

罗烟咬着下唇,用鄙夷的目光,厉眼看着血余,血余伸出右手,轻轻的托起罗烟的下颚,轻笑一声,淡然的说道:“你说我出尔反尔,哼!凌雪根本不在你的房间!”

血余一甩衣袖,转过身去,走出了魔众的包围圈,罗烟眼神慌乱,心底惊咦:不可能,难道师姐醒了,自己走掉了!不会的!不会的!

还没等罗烟想完,她只觉得脑后一痛,眼前便陷入了黑暗之中,不知不觉便失去了知觉。

血余冷冷一笑,在心底暗暗笑道:哼,你还想斗得过我?还嫩了点!“来人,把她二人藏起来,我要让文辅亲眼看到,他们死在我的手中,以解他对我之前的羞辱之仇!”

说道后来,血余青筋暴跳,拳头紧握的大喊了一声,似乎往日的那一幕刚刚发生一般,让他对文辅恨之入骨!

汉中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平顶山治疗睾丸炎费用
阳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收费贵不贵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