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仙玉尘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外门弟子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7:41

仙玉尘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外门弟子

恐怖神识威压倏然散去,一切都又恢复平静。【.netbsp;数千弟子神智皆是猛然一清,欢呼顿止。

众人呆呆望着林暮,恍如梦中。

若不是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血腥味,许多人都觉得一切太不真实。

七位真传弟子,非死即伤,尽数败在林暮和石头手中,无一幸免。

如此横扫,碾压一切实力,令人心悦诚服。

下面数千外门弟子,面上皆是崇拜,叹服不已。

这些炼气期弟子,平日极少外出,只能在门中苦修。

别説是灵寂期修者间的战斗,就是筑基期修者间的打斗,所见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今日机缘巧合,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亲眼目睹门中真传弟子的战斗。

这场战斗惨烈无比,七位真传弟子,一死六伤,林暮和石头两人,也未幸免。

林暮口吐鲜血,石头浑身浴血,皆是受到不轻重创。

但对两人来説,这些伤势再重,都值得。

因为,他们是胜利者!

数千弟子目睹灵寂期修者的战斗,皆是大饱眼福。

有不少弟子,在比试之后,并未盲目欢呼,而是目光迷离,若有所思,似乎领悟到什么。

林暮和石头两人,眸中皆是闪着喜悦,两人面带笑意,联袂飞下。

两人在大殿前落下身形,骆言也面带微笑,迎上前来。

三人互视,眸中皆是欣喜,一切尽在不言中。

骆言带着两人,站在千羽大殿前,望着下面数千弟子,英姿勃。

胜利者充满荣耀,失败者早已黯然离去。

骆言满面笑容,望着下面数千外门弟子,徐徐道:“林暮不负众望,力压群雄,击败数位真传弟子,实力有目共睹,已无需我再赘述。连他徒弟,石头,都接连打败四位灵寂期修者,实力同样群。你们若成为他弟子,将来也有很大可能能达到如此地步。至少,筑基将不再是空谈!”

下面弟子顿时出阵阵欢呼,满脸兴奋。

只要成为林暮弟子,十年之内,便能筑基。

达到筑基期之后,不説和石头一样,逆阶打败灵寂期修者,能在筑基期无敌,收获同样不小。

骆言面带笑意,望着下面兴奋不已的数千弟子,笑道:“此次机会,千载难逢,名额只有五十人,望你们全力以赴,莫留遗憾。”

下面弟子齐齐diǎn头,高声答应。

“必定全力拼搏!”

“决不放弃!”

“血战到底!”

……

阵阵热血声音,此起彼伏。

如此百年难逢际遇,谁也不想错过。

骆言对下面弟子反应非常满意,转身对林暮笑道:“此次收徒,由你做主。一切规则,也由你制定。你有什么话,便对下面数千外门弟子説吧。”

林暮笑着diǎn头,略一沉吟,便上前一步,望着数千弟子,朗声道:“这次收徒,名额只有五十人。规则和平时外门弟子大比一样,但有细微改动。本次比试前四十名,皆有资格成为我弟子。另外十人,我会根据诸位在场上表现,选出值得培养之人,收为徒弟。是以修为低下者,也不必气馁,只要你们表现良好,一样有可能被选中

仙玉尘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外门弟子

。至于那些遗憾落选之人,也莫要绝望,十年之后,我还会再来收徒,你们仍有机会。”

林暮话未説完,下面欢呼声便齐齐响起。

林暮此举,可谓是灵根普通者的福音,许多人甚至都已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人群欢呼稍稍平息,林暮面带笑意,又道:“灵根,并不能代表一切,最重要的是努力。我也只是一位五行灵根修者,资质再普通不过,甚至比你们许多人都要差,当年若不是骆言长老将我带入门中,我根本无缘踏入修真界。时间证明一切,他的选择是对的,我没令他失望。”

骆言站在一旁,面向微笑。

林暮继续道:“数十年前,我还是一位小杂役,任人呼来唤去,颐指气使。仅有一diǎn微薄收入,还被人克扣,受尽天才弟子冷眼。今日,当着数千人之面,我这位灵根普通者,也能连败三位修炼数百年的天才弟子,心中痛快至极。之所以和你们説这些,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凡事无绝对,灵根无法决定一切,只要努力,就有奇迹。”

下面欢呼再度响起,掌声雷动。

林暮经历,令许多人心中燃起希望,兴奋莫名。

“希望数十年后,你们也能如我一样,站在这里,侃侃而谈。”林暮笑着説完最后一句。

他话音刚落,下面便是久久欢呼,掌声不歇。

石坚站在人潮中,仰头望着林暮,目光坚定。

他在千羽剑门外,足足跪了三年,方才进入门中。

如今二十余年过去,他修为也不过才炼气八层。

他进入门中之后,曾寻找林暮,向对他表示谢意。

若不是林暮当日善举,他在外面跪上三十年,也是无缘进入门中。

但可惜,林暮那时已经离开门派。

今日再度归来,表现却是令他无比震撼。

千羽剑门年轻一代中,已是无人再能与林暮抗衡。

他心中喜悦同时,也是下定决心,要成为林暮弟子。

其实不止是他,其他人同样抱着此种想法。

这些灵根普通弟子,平日虽然努力苦修,但由于资质太差,进境实在缓慢,迟迟无法筑基。

甚至有不少人,困在炼气十层,长达二十年,也是无法突破。

这样的弟子,修为虽是炼气十层,但从未服用过筑基丹,自然无法突破。

筑基丹得来不易,数量稀缺,千羽剑门轻易不会外放。

只有灵根优异者,才能有幸获得一枚,机缘巧合,迈入筑基期。

灵根普通者,难求一枚,唯有静静等待。

但许多人等到头花白,比自己晚进入门派弟子,都纷纷筑基,还是未曾等到一枚筑基丹。

直到寿元耗尽,在满腔不甘中,郁郁而终。

这样悲剧,已不知上演过多少次。

此次比试,是炼气期弟子的一大机遇,许多人都决定背水一战。

成则拜林暮为师,十年迈入筑基期,寿元暴增一倍,又能多活上百年。

若是失败,只能慢慢等死。

事关生死,没有一人敢大意,都准备全力以赴。

奇峰回到广场,忙带着执法堂弟子,负责报名抽签,安排比试场地。

这时,梁正和慧文两位长老,起身和骆言,林暮告辞。

几人寒暄一番,梁正和慧文飘然离去。

两人嘴上不説,心中却都极为羡慕骆言。

当初是骆言将林暮收入门中,如今林暮修为大涨,实力在真传弟子中,几无敌手,金丹指日可待。

骆言在门中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掌门今后也要给他面子,不能再一意孤行,大权独揽。

两人又想起自身处境,虽然修炼无忧,但也和时未寒傀儡没有任何区别。

骆言望着离去两人,目光闪动,随即转身对林暮笑道:“你那面土临盾已毁,拿来我看看,是否还能重新炼制。”

林暮闻言大喜,忙从储物袋中取出土临盾,递给骆言。

骆言拿着土临盾端详一番,默然不语。

整面盾牌已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半晌之后,骆言悠悠一叹:“这面盾牌所用材料极佳,乃是采用千年硅土砂炼制而成。千年硅土砂得来不易,品级已是达到灵阶低级,但可惜炼制之人似乎搭配不佳,没能完全挥出千年硅土砂的功效。这盾牌中的阵法,已是被剑技潇湘暮雨完全破坏,只能重新炼制了。”

林暮忙问道:“是否还有可能修复如初?”

骆言笑着diǎn头:“自然可以。我记得门中还有二斤星沉蓝锭铜,配合千年硅土砂,重新炼制一遍,再刻上几个四品防御阵法,防御力至少是之前五倍!若再遇上潇湘暮雨,也完全能够抵挡。”

林暮大喜,若真能修复土临盾,他至少省去八万块下品灵石。

之前欠下孤云六十万块下品灵石,已是一笔重债,若再花费数万块灵石,另外购买一件防御法器,以自己如今孱弱身家,怕是更加难以负担。

骆言长老短短几句话,不仅能够修复土临盾,还能让土临盾防御力飙升五倍!

实在是喜事一件!

骆言以炼器见长,又是天铸真人徒弟,在炼器方面,是一位宗师。

林暮现在仍旧觉得五行环不可思议,许多妙用都未施展出来,骆言炼器水平,虽不如天铸真人,但炼制一件极品法器,还是绰绰有余。

土临盾若能复原,林暮在这次打斗中,便算是名利双收,一diǎn也没有吃亏。

唯一遗憾是,绝命无影针已然化成粉末,彻底报废了。

绝命无影针一直是林暮一个秘密底牌,多次在最危险时刻,逆转局势,反败为胜。

如今却被时未寒轻易毁去,实在是一大损失。

时未寒行径令林暮不齿,金丹期修者,竟也暗中下手,阴险无比。

骆言拿着破损土临盾,笑道:“比试要进行半月有余,你让石头在此即可。你且随我来,我帮你炼制土临盾,你也可在旁观看,学习一二。炼器一门,博大精深,若你学会,受益无穷。”

林暮面带喜色,忙答应下来。

转身交待石头一番,林暮放心随着骆言离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沧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拉萨白癜风医院
渭南治疗阳痿费用
济南银屑病医院能刷医保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营业时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