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美国红二代文革想上山下乡不被批准因为我大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0:27

核心提示:文革开始后,刚读完初一的阳和平也想和同学一样上山下乡,可学校没有批准,找区里、市里的领导也不行。因为我大鼻子呗! 本文摘自:《中国周刊》2012年01期,作者:刘畅,原题为:《一个美国红二代的困惑》用他弟弟阳建平的话说,就算有两只兔子,我哥也能分出那只是贫下中农,那只是富农。阳和平却认为自己的阶级对立法放在当下再适合不过了:阶级无处不在,当年的中国工人慢慢成了温水里的青蛙,失去了当家作主的权利;而官僚特权阶层则迅速积累着财富和资源。 中国农场里的童年 上完一整天的课,坐在小餐馆里灌下一碗酸辣汤后,这个大鼻子老外甩出一口京腔没有中国革命,我妈肯定不会嫁给我爸,更不会有我。 在中国出生,度过少年时光;到美国求学工作;最终回到北京定居。现在,59岁的阳和平是对外经贸大学的一名讲师。和他的中国同龄人一样,他的一生被时代左右,只是左右的方式更为不同。 阳和平的母亲,Joan Hinton,曾是芝加哥大学核物理研究所的研究生,曾在曼哈顿工程中担任原子弹之父费米的助手。日本广岛,掰成七八块,我这辈子最爱吃的就是它了。 1953年,阳和平随父母来到西安,他的童年在西安草滩农场里度过。七八岁时他就敢爬上最高的水塔,看农场的全景:麦田、树林、农舍的炊烟。太美了。他一脸陶醉。和很多中国男孩一样,阳和平爱玩火,有次点着了农场的柴火垛,差点酿成大火灾。父亲在救火中抓住了他,臭小子又敢玩火!抡圆胳膊打他屁股。 在这里,他度过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圣诞节。1962年,阳和平的姥姥卡玛丽达为了看望久别的女儿,从苏联入境,来到中国(这在当时是非法的),带来一棵挂着糖果和玩具的小松树。父亲告诉他,晚上会有一个白胡子老头拿着礼物从烟囱里进来,给乖孩子的袜子里放上礼物,给淘气孩子的袜子里会放上一大块煤炭。兄妹三人,我总是拿到炭。 牛场里的圣诞节,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圣诞歌曲:能有啥好吃的,白菜帮子就着面条就算好的啦,初中才第一次吃粉蒸肉!一粒糖果,能让阳和平开心很久。

微信店水果
手机网站建设网站方面注意什么
怎么弄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