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我欲成魔之九重妖塔 第二章 凡朽痴念化龙

发布时间:2020-01-16 13:38:29

我欲成魔之九重妖塔 第二章 凡朽痴念化龙

白老爷子回到家中,只字不提自己在山中的遭遇,只是招来唯一的儿子白奇峰,嘱咐其要照顾好家里,自己则要去山里呆上一阵,多则数年,短则数十日即可回家。

父命大如山,白奇峰虽不解,却无法违逆白老爷子的决定,只能命媳妇帮白老爷子收拾了包裹,送白老爷子进山。

白老爷子这一走就是近一年,直至第二年秋后才回来,一回来就和白奇峰说道:“吾大限将至,不日即将入土,你速速按吾的要求,去买些东西回来。”

白家世代采药,自然略懂医理,白奇峰见白老爷子面色蜡黄,咳嗽不已,心知不妙,惊慌失措道:“爹,你这一年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染上这么重的病。”

白奇峰边说边打开柜子,想拿出家中世代相传的护心丸给白老爷子服用。白家作为采药世家,多多少少存了一些救命的良药。这些药珍贵无比,即使白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不会轻易把这些药变卖。

白老爷子摆了摆手道:“吾所得的病,并非普通的药能治,你不用白费心机。许多事你不必知晓,你只需知道,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家的后世子孙。你速到镇上,买一口薄棺,一定要最便宜最薄的那种,然后买上二两朱砂回来。另外,你顺便请一名画师,要没有牵挂,手艺好,不怕耗时间的。银子吾这里有一些,你不用担心银两不够。”

白老爷子边说边递给白奇峰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显见里面有不少碎银,白奇峰刚想问这些银子从哪里得来。白老爷子突然剧烈地咳嗽不已,口中依稀有鲜血喷出。白奇峰欲言又止,不敢再多问,怕惹白老爷子生气,忙让媳妇搀扶白老爷子躺下,骑上驴车向镇里赶去。

白奇峰按白老爷子的要求采购完毕,回到家中后,白老爷子让白奇峰夫妇离开,只留下画师。然后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捆玉简,让画师按照玉简上的图案,用银针蘸着朱砂,把这些图案纹到自己全身上下。

图案极其诡异,触目惊心。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画师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多问。不过,白老爷子体质本就虚弱,而朱砂又有毒,全身上下纹满图案后,白老爷子的面色已经开始发黑,隐隐有离世的征兆。

画师怕担上命案,忙想离去。白奇峰将银两交于画师手中,刚想送画师离开,白老爷子咳嗽了两声道:“吾大限以至,临死之际,想再看一看四周。你留在家里,待吾送画师一程,顺便最后一次看看这片天地。”

白奇峰眼含热泪,不疑有它,白老爷子送画师离开,走到一片密林处,突然掏出腰间的镰刀,一刀割开了画师的喉咙。画师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白老爷子擦净镰刀上的血迹道:“不要怪老朽心狠,这都是命。你既然看到了这些图案,老朽就不能放你回去。”

白老爷子脱光衣服,跪在地上向苍天叩拜,口中念念有词,念着一种十分诡异的语言,边念边把画师的鲜血涂抹到自己身上的图案上。

大约一柱香后,画师的尸体已经冰冷。白老爷子把画师拖到密林深处,掏出日常走穴用的银针,插入到画师的奇经八脉中,接着掏出蜡点燃,封住了画师的耳孔鼻孔。最后掏出一小块银子,塞到了画师的嗓子眼中。

“你若泉下有灵,必会干扰老朽后世子孙的气运。如今老朽封住你的三魂七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老朽的做法虽有违天和,必遭报应,但也是无奈之举。倘若有一天你脱困,尽管来找老朽,一切罪孽都由老朽承担。”

白老爷子说完,把画师抛入早就准备好的泥坑中,盖上泥土石块,缓缓回到了家中。刚进门就一头栽倒,口吐鲜血。他本就大限将至,刚才又强撑着杀人灭口,耗尽了最后一点元气,此时即使大罗金仙在世,亦无力回天。

“爹,您连孙子都未看到即要离去,儿子对不起你啊…”白奇峰泪流不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白奇峰夫妇结婚数年未有子嗣,看了无数郎中都毫无办法。白老爷子上山采千年人参换取银两,既是为了改善白家的生活,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凑些彩礼,给白奇峰娶一偏房传宗接代。

白老爷子咳了两口黑血出来,感觉舒服了一些,面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道:“明年这个时候,你的孩子就会出世。千万记得,吾死后,不要给吾擦身体,亦不要给吾办法事。把吾埋在山顶朝东的方向,不要立碑。坟一定要挖三尺,不能深亦不能浅。棺木盖好即可,万万不可上钉。另外,吾怀中有一捆玉简,此物关系重大,你要发誓,宁死都不要打开,更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把它和吾埋在一起。切记切记..”

白老爷子说完,即一命呜呼,他是含着笑离开的。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白奇峰远近闻名的大孝子,哪里会让他老爹这么寒酸的下葬。

“爹,不是儿子不孝,只是人来的时候白白净净,走的时候也要干干净净的走,儿子怎么能让您带着这么一身污物离开..”

白奇峰命媳妇烧了热水,给白老爷子略作擦洗,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放入了棺中。犹豫再三,又在棺盖的四个角上,各钉入了一枚钉子。

父母的后事乃是儿女尽孝的大事,古有卖身葬父的事例,可见其重要性。在白奇峰想来,他不能将白老爷子风光大葬亦是不孝,如今买不起上好的棺椁,只用这么几张薄木板拼凑起来的薄棺下葬,再不封棺上钉,那也实在太愧为人子了。

所幸,白奇峰多少还记得白老爷子临终时的嘱托,没有请人做法事,只是按照白老爷子生前的要求,挖好了坟墓,把白老爷子埋葬。

九九八十一天后,山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条青龙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里格外耀眼。此青龙张牙舞爪的冲向星空,不料冲到半路,突然惨嚎一声,双眸圆睁,射出两道惊恐不甘的眼神,身体一阵颤抖,笔直的又跌落下来,化为一阵青烟魂飞魄散。

白奇峰虽然为人愚钝,但亦隐约察觉到事出反常必有妖,忙上山查看,这一看顿时大惊失色。白老爷子的坟墓已经炸开,而白老爷子的尸体和玉简都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临终时穿的衣服尚在棺材板里。

白奇峰百思不得其解,但隐约察觉到自己没有按白老爷子的要求,给白老爷子擦洗了身体,并在棺盖上加了四个钉子,似乎有所不妥。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他虽敬畏鬼神,可毕竟从未听说有谁真的见过,所以对一些神鬼传说,只是半信半疑。

白奇峰回到家中,一月后,其妻果然怀孕。次年,其妻难产死亡,留下一个儿子,取名白雪岩。说来也怪,自从白雪岩出生后,白奇峰每次上山,必满载而归,许多有市无价的药,亦能经常能采到,一时声名鹊起,远近求药的人不计其数。白奇峰一人采药,自然满足不了太多人的需求,于是雇人开发了山田,种上了一片药林。

按理说绩宁的山田水土不佳,能产出的药材有限。可无论刮风下雨,旱灾水涝,白家的药田每年都能产出大量的药材变卖,短短三年,白家已经成为方圆百里的首富,白奇峰也从一个采药人变成了白大老爷。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廖月
象州县人民医院
吉林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海南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泰安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