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天影之门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囚犯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8:16

天影之门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囚犯

坎德人趴了下来,当龙人伸出爪子开始逼近的时候,他整个人贴向树干上。

哈勃用力地一斧挥出,如果能砍中可能可以把龙人砍成两半,可惜矮人计算错误,他的斧头徒然砍过龙人面前的空气,后者正在念着咒语使着奇怪的手势。

哈勃一个收势不住,在湿粘的树干上滑了一下,矮人大喊着朝天跌进水里。

韦德跟着罗德利斯多年,一下子就认出龙人在施展的法术,面朝下趴在树干上,手里紧紧地抓着胡帕克杖,他知道自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考虑怎么做。

矮人在他下方不远的地方打水,另一个方向,龙人很明显地正要使出法术。韦德决定不管面对任何事都比被魔法攻击好,他深吸一口气,跳下树干。

“罗伯特!有埋伏!”

“该死!”卡拉蒙听到前面雾中传来坎德人的警告,不禁咒骂着。

每个人都开始向着声音的来源跑去,边咒骂着挡路的藤蔓和树枝。冲出树林后,他们看见横倒在水面上的枯树,四个龙人从阴影中窜出,挡住他们的去路。

突然大伙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连身边的伙伴都看不见。

“魔法!”罗伯特听见罗德利斯的嘶哑的声音说。“他们是魔法师,站到一边去,你们没办法和他们战斗。”

接着罗伯特听到法师痛苦的惨叫声。

“小雷!”卡拉蒙大喊道。“你在——啊——”接着一个叫声和重物倒地的声音。

罗伯特又听到龙人吟唱咒语的声音。正当他慌忙掏着剑时,他突然被某种粘粘的东西从头到脚包起来,连嘴和鼻都被堵住。挣扎着要逃脱,他只让自己越陷越深。

他听见史东在身旁咒骂着,绯月的呼救声,河风的声音好像被什么捂住,接着无力感笼罩着他。罗伯特跪下来,依旧试着要从这蛛般的罗中挣扎。接着他就面朝下地陷入不自主的睡眠中。

龙人魔法师所施展的法术是“睡眠术”和“蛛术”,前者前面已经提到过。

蛛术是法师的二级法术,它可以制造出大量的坚韧、黏性强大的人造蛛来,这个法术可以用来针对空间使用,让该处非常难走;也可以针对对手施展,把对方困在层层的蛛中。

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可以慢慢的挣脱这些缠人的蛛;这些蛛的另一个特征是易燃,高热也可以轻易的破坏它们。这个法术所需要的材料是一些蜘蛛的。

躺在地上,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韦德看着龙人准备把他昏迷不醒的朋友们架走。坎德人在沼泽的一丛矮树中躲得好好的,矮人四肢平伸地躺在他旁边,冻得昏死过去。韦德悔恨地看着他。他别无选择,哈勃慌乱中不停地把坎德人往水里拉。如果他没有一杖敲在矮人的头顶上,现在可能两个人都已经送命。他从水中捞起昏迷的矮人,把他安全地藏在矮树丛中。

接着韦德无可奈何地看着龙人用魔法把伙伴们困在坚固的蛛中。韦德看到他们都失去了知觉——或者是死了——因为他们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

坎德人苦中作乐地看着龙人试着拿起绯月的水晶杖。很明显它们认出了这柄水晶杖,因为它们靠近观察着,并且做出兴奋的手势。

其中一个——可能是首领——伸手去拿。突然间一阵蓝光闪过,龙人尖叫着跳来跳去,口中不停叽哩咕噜地讲着韦德认为八成没有什么水准的话。首领最后终于想到一个不怎么聪明的办法。

从绯月的背包里拿出一块毛毯,龙人们把它放到地上。它们小心地用毛毯将水晶杖包起来,胜利地将它举起。龙人把坎德人被蜘蛛包围的朋友们扛起来,其他龙人跟在后面,手上拿着大伙的背包和武器。

当龙人们靠近坎德人藏身的树丛时,哈勃突然哀号一声,韦德连忙捂住他的嘴。幸好龙人没有注意,继续地走着。韦德在午后的阳光下可以清楚地看见朋友们的现状,他们似乎都只是睡着而已,卡拉蒙甚至在大声打着鼾。

坎德人想起了罗德利斯的法术,推测龙人们施展的是同样的魔法。

哈勃又再次呻吟起来,队伍最后的龙人停下脚步窥探这片树林。韦德又抓起了胡帕克杖,举在离哈勃头不远的地方——为了预防万一。

幸好没有必要,龙人嘟囔了几句,耸耸肩便又继续跟上队伍。放心地叹了口气后,韦德把手从矮人的嘴上拿开,哈勃睁开双眼。

“发生了什么事?”哈勃呻吟着,手放在头上。

“你掉下桥,头撞到树干上。”韦德心虚地说。

“真的?”哈勃看起来不大相信。“我可不记得。我只记得有个龙人向我走来,我不小心掉下水——”

“不管,你的确撞到自己的头,用不着狡辩了。”韦德赶快说,边站起身。“你可以走吗?”

“我当然可以走路,”矮人说,他站起身来,有些不稳,但腰杆挺得笔直。“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

“龙人抓住了他们,把他们带走了。”

“每一个人?”哈勃嘴巴开开地问。“就这样被抓走了?”

“这些龙人是魔法师,”韦德不耐烦地说着,急着要离开,“我猜它们施展了些法术。除了罗德利斯外,它们没有弄伤任何人。

我猜它们对他做了些可怕的事,它们经过的时候我有看到他,他看起来很糟糕,不过他也是唯一的一个。”坎德人拉拉矮人的湿袖子。“我们该走了——得要跟上它们才行。”

“是,是啊。”哈勃喃喃地看着四周。接着他又把手放到头上。“我的头盔呢?”

“在沼泽底下吧?”韦德夸张地说。“你要下去捡吗?”

矮人害怕地看看那滩泥水,打了个寒颤,赶快转身离开。他把手放到头上,这次感觉到有一个大肿包。“我真的不记得有撞到头。”他自语道。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在背后乱摸着。“我的斧头!”他大喊道。

“嘘!”韦德警告道。“至少你还活着。我们现在得要救出其他人才行。”

“只靠着你那只巨大的弹弓我们要怎么把他们救出来?”哈勃嘟囔着跟在快步前进的坎德人后面。

“我们会想出办法的。”韦德自信地说,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像铅一般的沉重。

坎德人轻易地找到龙人的足迹。这条路很明显的常有人迹,看起来似乎有几百个龙人曾经走过这条路。韦德观察这些足迹,突然想到他们可能正走进一座满是怪物的军营中;他耸耸肩——没有必要为了这种细节担心。

不幸的是,哈勃和他的看法不同。“路的尽头一定有一大群的怪物!”矮人惊呼着抓住他的肩膀。

“是的,不过——”韦德停下来思考着这个状况。他突然轻松起来,“那更好,它们人越多,看到我们的机会也越小。”他继续走着。哈勃皱着眉,那句话里的逻辑肯定有问题,但他一时之间想不出来。

况且他也没有力气去争辩。另外,他和坎德人都想过同样的事情——另外唯一的选择就是抛弃自己的同伴,自己逃出这个沼泽。然而这根本就不列入考虑的范围。

他们又走了半个小时,太阳沉入雾中,发出血红的光芒来。黑夜静静地降临这神秘的沼泽上。

很快的他们就看到前面出现一团模糊的光亮。他们离开小径,隐秘地躲在树林中。坎德人像只老鼠般地灵巧行动着;矮人不停地踩到树枝、撞上树干、闯进树丛中。

幸好,龙人的营帐中大多在庆贺,可能连一整队的矮人靠近都听不见。哈勃和韦德尽量靠近火光观察着。突然哈勃粗暴地抓住坎德人,几乎要把他拉倒。

“伟大的里奥克斯啊!”哈勃咒骂道,指着前面,“一条龙!”

韦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和矮人呆呆地看着龙人们在前面尽情地跳舞和膜拜。这只龙盘踞着整个废墟的一大部分。它的头比树顶还要高,翅膀展开惊人的宽。

其中一个龙人,穿着奇怪的袍子在龙面前弯着腰,指着放在地上的水晶杖和其它俘虏来的武器。

“那只龙看起来有点奇怪,”韦德在观察了几分钟之后做出结论。

“意思是它们根本不该存在吗?”

“没错!”韦德说。“你仔细看看。它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什么反应。它只是坐在那里。我理想中的龙应该更活生生一点才对,你不觉得吗?”

“你要去搔它的痒吗?”哈勃嗤之以鼻。“然后你就知道什么是活生生了。”

“我想我会的,”坎德人说。在矮人来得及回答之前,韦德离开了藏身的树丛,沿着阴影慢慢地接近营地。哈勃差点急得把胡子扯掉,但是现在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矮人只好跟着他过去。

“罗伯特!”

半精灵听见有人隔着一道深渊呼唤他,他试着要回答,但嘴里塞满了粘粘的东西,让他开不了口,他摇摇头。接着感觉到有一只手扶着他坐起来。他张开双眼。

现在是在晚上,从摇晃的光影来看,某处有一团猛烈的火光照耀着这里。

史东靠着他,脸上满是关怀之意。罗伯特叹了口气,伸手摸着骑士的肩膀,他想要说话,但是被迫从嘴里和脸上抓下一些像蜘蛛般粘不拉叽的东西。

“我很好,”罗伯特一能开口就说道。“我们在哪里?”他看着四周,“每个人都在吗?有人受伤吗?”

“我们在龙人的营地里,”史东帮着半精灵站起来。“韦德和哈勃都不见了,罗德利斯受了伤。”

“严重吗?”罗伯特警觉到史东脸上的忧心表情。

“不太好。”骑士回答。

“浸毒的飞镖,”河风说。罗伯特转过头去看着平原人,第一次好好打量了这座监牢。他们被关在一座竹子盖成的牢房里。龙人在外面守卫着,手上拿着细长、弯曲的剑。牢房外面,数百个龙人聚集在营火旁,营火之上是……

“没错。”史东说,看到了罗伯特惊讶的表情。“一只龙。更多的神话故事,罗德利斯会很高兴的。”

“罗德利斯——”罗伯特走到盖着斗蓬躺在牢房角落的法师身边。年轻的法师发着高烧,身体却冷得发抖。绯月跪在他身边,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不停地把白发往后撩。

他昏迷不醒,身体不停地扭曲着,口中说着奇怪的话,有些时候喊着含糊的俚语。卡拉蒙坐在弟弟身旁,脸色几乎一样苍白。绯月看到罗伯特疑问的眼神,哀伤地摇摇头。河风站到罗伯特身旁。

“她在他的脖子上找到这个。”他说,食指和拇指小心地夹着一只羽毛镖。他看着法师的脸上没有任何关怀,只有同情。“谁知道他的血液里现在有几种毒呢?”

“如果我们手上有水晶杖的话——”绯月说。

“没错,”罗伯特说,“它到哪去了?”

“那里,”史东说,嘴不自然地扭曲着。他指指前方,罗伯特的眼光穿过数百个龙人之后,发现水晶杖包在绯月的毯子里,放在的面前。

罗伯特伸手出去抓住笼子,“我们可以逃出去,”他跟史东说,“卡拉蒙可以把这些竹子像树皮般地折断。”

“韦德如果在的话,他也可以把这些像树皮般地折断,”史东说,“然后我们只需要将数百名龙人解决掉,就行了——更别提那条龙了。”

“好吧,别讽刺我了。”罗伯特叹气道。“有人知道韦德和哈勃的下落吗?”

“河风说他听到韦德的警告后,紧接着听到落水的声音。运气好的话,他们跳下去躲进沼泽中。运气不好的话——”史东话没说完。

罗伯特闭上眼睛。他感觉非常的疲劳——疲于战斗、疲于杀戳、疲于在烂泥不停地跋涉。他渴望躺下来好好睡一觉。但是他反而又睁开眼睛,走到笼边,摇晃着竹条。龙人守卫转过身来,手中拿着武器。

“你会说普通话吗?”罗伯特非常慢地用坎德拉上最简单的普通话说。

“我会说普通话,而且明显比你说得好。”龙人不屑地说。“你要干吗?”

“我们队伍里有人受伤了。我们希望你能够治疗他,给他那种毒药的解药。”

“毒?”龙人看着牢内。“哦!没错,那个法师。”怪物喉中发出咕噜的声音,很明显是在笑。“他看起来伤得很重,对吧?那种毒可是效果神速。

我们不能让魔法师活着,即使关在笼子里也很危险的。别担心。他不会孤单的,你们其他人很快就会与他一同踏上黄泉路。事实上,你应该嫉妒他,因为你们可不会死的那么轻松!”

龙人转身和同伴说话,拇指指着笼子的方向,两个人都发出了那种咕噜的笑声。罗伯特觉得内心的愤怒渐渐升高,回头看着罗德利斯。

法师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绯月把手放在他脖子上,感觉脉搏的跳动,接着摇了摇头。卡拉蒙哀伤地嚎叫着,接着眼光落向两个谈笑着的龙人守卫。

“停下来——卡拉蒙!”罗伯特叫道,但已经太晚了。

阿鲁科尔沁旗医院预约挂号
福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岛治白癜风医院
张家口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