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李陵湘诙谐文之三内部公函续停好奇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25 06:44:28

李陵湘诙谐文之三 《内部公函续停》《好奇故事》

题记:岁月匆匆过。

不觉白头翁。

旧事常新忆。

诙谐话人生。

关于内部公函停续的公告

各位同学、兄弟姐妹:

内部公函自昨日下午二时诞生到晚七时便夭折了,享年五个小时。不幸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没得到同学们支持(可能是笔者文笔拙劣丶亦许是有些同学怕弄假成真跪搓衣板丶亦许是有个别同学真的不干净被我瞎蒙中个把典型…)只有股神建林同学在鼓噪我继续分解(看来此人没有腐败行为,赚的是辛苦钱,不敢有非分之想,这得益于从小家教好,结婚后家里管得严。但我思前想后觉得不妥,还是给自已留条后路,免得今后要远走它乡。二是神医提前释放了,他是怎么跑出来的,大家只顾高兴(神医在群里露了下面,发了几条不着边际的短信,又不见了,是躲起来了,还是又被捉回去了,千万别弄出个命案才好,真的让人纠心〉中(六班)纪委也没告诉我,所以这也是我不敢续写的主要原因。但建林同学不同意我的观点,还是要我续写。只是先暂停一下,写另一个事情。原来有没有参加本次同学会的同学,跟他打听神医这么一把年级是怎么把一位嫩夫人弄到手的。这可让我犯了难,写吧我确实不晓得神医同学用的是那一招,那一式,因为他有点象早些年盛传的候大俠〈候希贵〉习过武丶闯过江湖、拜过码头丶打过架、又救过人、但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又是公认的丶据说黑白两道他都有朋友。我已经麻起胆子写了他这么多事,虽然句句不实,但捅了这只马蜂窝,是仗着我和他占点亲,否则只怕他早就找到株洲,请我去和医生护士作伴了。

不写吧又打消不了同学的好奇心,真让我内心好纠结。这样在未得到当事人默许和群领导支持,暂且将此事放一放,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我自己好奇的故事吧。

与死神。

擦肩的故事。

专讲给好奇的同学听。

鄙人打小就有好奇心,因此好几次险些死于非命,记得快读小学的时候,住在半截山的上面,横过去就是719洞口。那时山上采的原矿石,是通过索道运送到山下选矿车间,每天只見空中装矿石的吊车飞快的梭来梭去很好玩。于是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要爬到那上面去座一下,那个时侯还小根本没有掉下来会摔死的概念。而且我家离吊车缆房又不远,同时那里又是机械工段,专门负责维修机械设备,经常要換矿车轮里的滚珠盘,那滚珠被我们称之为弹子,是我们这些小孩最喜欢的玩具。所以我们每天都会跑到那去检弹子,因而对那里非常熟悉,想进入吊车缆房不难。

机会来了,那天我一个人躲过了放吊车的工人叔叔进入现场,里面轰隆咣珰响声震天,吊车不停的进进出出,看得我受吓,只見由下而上的空矿斗车飞快地到了跟前,还没等我缓个神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块木板上,旁边那位守着我的工人叔叔说,你小子没死呀,老子差点被你吓死了。一口的茶陵话意思我还是听得懂,最后他骂了一句是随即一把拎起浑身无力头发晕的我扔到了外面。当时我记得自己是白天进去的,但扔出来天己经黑了,不知晕死了几个小时,只觉得头晕头痛一摸,左边脑袋肿了个大包,还有点渗血,好险没撞死。多年后懂事了偶尔想起这事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我当时晕了那长时间,为什么那茶陵工人不送我去医院抢救,这条茶陵我这聪明不了多少。按说我的好奇心应该就此打住了吧,可接下来我又差点死于另一次好奇。

这次好奇大概是读二年级了,住半截山的同学个别的应该还有点应象,在机械工段下面有个大食堂,食堂上面又有个大洗澡堂,洗澡堂内设一个大洗衣间和大烘衣间。洗澡堂分男女对外是免费的,不论男女老幼矿工、家属都可以去洗。而洗衣服只对井下工人免费,矿工下班后把工作服脱下放到洗衣间拿个牌子就可走人,时凭牌子领干净工作服穿好下井。那时我们一般大的细伢子常常三五成群去洗公共澡堂,澡堂没有淋浴,是用盆子,要坐着洗。男澡堂内有四、五十个澡盆,盆子是水泥做的固定的,很粗糙,碰一下痛死人,且常常小擦脱皮。有一天放学后,建林同学悄悄对我说,今天我们借口去洗澡,我带你去游泳池游泳。大家晓得湘东钨矿冒得一条河游得泳,只选矿有几个工业用大蓄水池,半截山机械工段后山顶上有两个小的,直经五、六米宽,常年水深三、四米,那就是细伢子心中所谓的游泳池。听到建林同学的邀请自然又勾起我的好奇心,时逢六月天气也比较热,我俩偷偷去了机械工段后山小池子。那小池子地处偏僻待我们赶到时,已有十来个小家伙进了池子游得正欢。当我站在池边不知所措时,建林已脱个精光亮出卜通跳进了水池。

我是第一次来这地方,而且又不识水性,脱了衣服迟迟不敢下水,只好坐在池边用脚挑水玩。后来有人恶作剧将我拖入了水中,因是初次入水身体直往下沉,吓得四肢乱动口中喊一声一张口灌一大口水,越喊喝得越多,身体浮上来又被人压下去,压下去又被拉起来,那水池小人又多,反反复复不知喝了多少水,别的小孩又不知我不会游泳,随我在水中挣扎,侥幸我手摸到了池边,爬上岸后吐得一踏糊涂。回到家,大人听到了风声,扎实享受了一顿家法。虽然这是一种好奇心,但不足以证明我`蠢”呀,说我.蠢”是我经常被建林牵着鼻子走,按说我俩差不多大,可他比我矮一头,小名林砣子。而人不可貌相,他人虽不高却一肚子鬼点子,特别是和他一起干了坏事,明明他是主犯,但往往我受重罚,因他矮不起眼,自然我树大遭风。比如看了《地雷战》他要我加入他的儿童团”他当团长就我一个兵,他教我怎么在路中间挖个洞放些猪、人,上面盖点土。我们躲在不远处柴草里等鬼子”踏雷,你想那行人踩得一脚粪尿,不暴跳如雷,结果我们笑出了声暴露了目标,被捉拿归案送给家长,因我高大些受害者向家长告状:是你崽带林砣子干的…。我们那山头住的矿工家属不是很多,几乎互相都认识,鬼子”都是认得儿童团”成员是谁家的。你想我有好果子吃吗,你说我是不是蠢死了。

其实我认为自己仅管好奇心重,但比起下面这位我逊色多了。太概是二、三年级,有一天学校处分了一名偷窥女厕所的男生,我们小男生奇怪他去看女厕所是怎么回事,后来听人说他也是出入好奇心,因为他不理解小男生是站着的,小女生是蹲着的,难道女生没出于好奇他打算弄明白这个秘密。现在有句名言“好奇害死猫”于是就发生了这么一桩”惊天大案“回家自然免不了一顿楠竹条子炒肉。其实他那顿打是白挨了,蠢得死,你只要耐心再等过十年八年的,不就解密了,这都是被好奇心害的。

汕头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盐城白癜风好治吗
苏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