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能斗 正文 第725章 魂松之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5:41

能斗 正文 第725章 魂松之下

走在向往山崖的小路上,那明明才栽种没几年却已经完全融入周围成景的魂松遥遥在目,终于闲空下来的蒙天送走何先生便决定趁机去拜见一下母亲,毕竟游子外归向长辈报道一声也是应该的,然而闻人欣却并不见人影所以就只好先来找舅舅了。

“其实你最终还是会去的吧,虎王会。”事情也不急,所以蒙天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边点起烟草边向眼魔发问。

“你小子的语气越来越随意了,真是不懂礼貌呐。”眼魔果然隐藏在附近,蒙天这么一问它便窜了出来道“去与不去还是看心情,有什么好多说的。”

对于眼魔这话蒙天却满是不屑,心道这鬼东西也就是嘴硬而已

,自己哪次去哪里它没跟着的…

其实蒙天这里也是有点私心,因为这虎王会规模若是真如何先生所说的话定是件轰动大陆闹得沸沸扬扬的大事,他总隐约觉得眼魔的极广见识或许会排上用场。

接下来两边相继无言,当魂松近在眼前的时候眼魔也早已没了影子,而树下正有一人盘坐闭目冥想的等着蒙天,自然便是闻人忆。

“终于舍得来看我了么。”早已等候多时闻人忆听到脚步声睁眼,嘴角轻扬朝蒙天解释道“你母亲进入能界已经有两年多了,不过看她的打算似乎短期内也不会出来。”

闻人忆何等修为,若是有心的话这文山上任何风气流动自是逃不过他的感知,所以蒙天归山之后的去向他也是清楚得很,知道在之前这外甥已是寻人无果。

“额,舅舅,我回来了。”如此一来蒙天想说的话算是被堵住了,所以开场白顿时变得干燥起来。

不过蒙天没话说并不代表闻人忆没话说,此时他缓缓起身,抬头看了眼枝茂叶密的魂松,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其特有的清新树味…

“回来就好,若是需要补充避轮丹与风翼珠的话大可开口便是。”闻人忆和蔼的朝蒙天点了点头,不过接着话语便立即一转道“刚才何先生是不是已经拜访了你。”

“是。”并没打算隐瞒的蒙天点了点头,只是自己答应代表临江分会前往虎王会这事他却不知现在是不是合适说出来的时机。

“恐怕这次他是专程为了你才特地提前赶回来的吧,的动作倒是很快。”闻人忆闻言笑笑,然后又问道“那他应该跟你说明五年后那虎王会的情况了,你可答应了帮他出战?”

蒙天此时不禁一愣,他是没想到舅舅如此精明,竟是一下子便料到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怪事,蒙天的战力在同等甚至稍高层次的阶级中都是顶尖的存在,若是再给他五年时间潜心修能的话恐怕修到高阶能虎也是大有可能,这对于想要在虎王会上斩获荣誉的各方势力来说自然是个香饽饽的存在,所以闻人忆想要猜到何先生的意图也不是什么难事。

“舅舅,在进入文山之前何会长便对我照顾有佳…”蒙天不知这样是否是触怒闻人忆,因此先是解释了一番才斟酌用词道“所以…为了答谢这恩情,我确实答应了。”

“是么,其实你也不必自责。”或许这个回答乃是在闻人忆的预料之中,所以他非但没表示出蒙天预想中的不悦也没有半点意外,仅是笑了笑道“放心去便是了,我相信文山与海澜殿也还有会其他人选的。”

关于蒙天出身海澜殿这事其实闻人忆也是那日通过其传信后才知道的,说实话海澜殿距离文山实在太远,那里面的百姓氏到底具体是哪一百个姓氏他们从未刻意去打听过,所以当初蒙大的出现并未让他们往那边去推向。

只可惜父亲闭关冲击能阳不便打搅,姐姐潜心混迹能界无法联系,这个消息闻人忆除了他自己知道之外暂时也没法传达给他们两人,需知最初他得知这消息时可是花了好些时间来消化的。

“谢谢舅舅理解。”闻人忆的明事理令蒙天暗暗松了口气,心道看来现在就剩如何向爷爷那边交待了…

可就不知到时爷爷与大伯他们会是怎样的脸面…只是想到如今的形势,蒙天倒是忽然有些懊恼自己之前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了…

“没什么的,如何选择皆是你的自由。”不明蒙天此时心中所想的闻人忆挥了挥将其沉思打断,继而嘱咐道“不过这虎王会你可要尽力好好表现一番,因为我听闻届时可能会有不少实力更在我之上的高手前辈来观,若是幸运被其中某一位看中收为弟子的话那可就是你的福分了。”

实力更在舅舅之上的高手?能阳?蒙天听到这话似乎有些明悟了,莫非这就是何先生之前提及的额外好处…?

可蒙天想想又觉得这条对于自己而言似乎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即便没有什么师父,他认为自己这一路修能过来也都过得很好,反倒若是像阿伊这样摊上谢老与太老那般的师父……他还真是宁愿不要的好…

“不过话说回来,你自己代表临江分会也就算了。”话未说完的闻人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也不待蒙天发问便又道“你那些朋友可要留下几个代表文山。”

毕竟身负文山代理院长的职责,闻人忆多少也得为文山的荣誉有所着想,要知道再有五年的话搞不好苏飞他们几人中还真会成为文山最强的能虎。

毕竟师辈们的修为也是一直在增进,而且能够留在文山成为师辈或许是因为有着独到过人之处,并不就代表战力超群,更何况他们之中强上一些的终究会越过这能虎修为的,天赋稍逊导致修为滞留的估计会因长年施教而多少疏于实战,所以想在这几年恰好有修为合适的老师辈出现并不容易。

“嗯,好。”蒙天大致也能够明白舅舅的意思,所以忽的起了个念头,试探性问道“白冶?”

“滚。”蒙天这样的答复令闻人忆难得的爆出了不雅字眼,反正他该说的已经说完,于是便干脆一纵身跳下山崖打算继续修炼去了。

“告诉他们这几年皆可来到魂松之下参悟修能,我予以特许。”闻人忆的最后一句话语由山崖下悠悠飘来,然后便真的离去了…

……

……

永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鹤岗治疗宫颈炎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阴道炎方法
永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鹤岗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