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北大王子舟教授:信息能力是基础能力

发布时间:2019-08-14 19:39:57
2013年3月14日,“第十六届北大CIO班”开学典礼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第四会议室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多位CIO、北大信管系领导、以及信息化领域专家参加了本次典礼。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副主任王子舟教授为本次开学典礼致辞。王子舟教授首先感谢各位“北大CIO班”的授课老师,同时又欢迎十六届班的新学员参与到“北大CIO班”的学习中。他表示,信息能力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能力,无论从国家层面、还是从社会层面来看,信息能力都处在基础、根本地位,信息方式决定着社会的变迁,希望大家通过学习更好地充实自己、为社会做贡献。以下为演讲实录: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副主任 王子舟教授 一转眼,“北大CIO班”已经成功地举办了十六期了。这个班开办以来,社会反响很不错。在这里,首先要感谢各位老师长期以来对我们“北大CIO班”的支持,也感谢并欢迎新同学们来读这个班。 今天想同大家分享一个主题,讲一下信息能力在人的发展中正在成为一种基础能力,信息方式在社会发展中其实也是一种基础动力。我们信管系的本科生入学时,通常会接受一场入学教育讲座,老师会给新学们讲一下大学四年需要学习的几种能力:第一是专业能力,第二是外语能力,第三是社会能力(交往能力)。我觉得现在应该增加一种能力,就是信息能力。信息能力不仅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也是前几种能力的基础。掌握好了信息能力,会有助于其它三种能力的提高。其实不只是一个人从事专业学习是这样,大到一个单位、乃至国家、整个社会,信息能力都是基础能力,信息方式也是基础动力。 大家都知道,信息的传播方式从远古到现在,以大时代的方式划分的话,可以划分为三种历时状态:早期的口耳相传时期、书写与印刷时期、电子媒介(数字传播)时期。口耳相传的特点是现场感强、突出语境、失真度小等,有利于传统的维持以及权威的形成,但它的局限性是不能支撑大的社会组织及其活动,社会组织是小规模的、小结构的。就是打仗的话,也只能是百十来人的小部队作战,如果想调动大部队的话,需要新的信息方式来支持,比如文字手令等。到了书写印刷时期,信息传递的方式就符号化了,有了意义固定性、去现场感等特点,人们不在场的交流成为可能,还可以反复阅读一本书,甚至质疑其表述,于是人们的思考精神和怀疑能力被激发出来了,所以说思考能力是在手写印刷时期才真正建立起来的。过去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实际上信息方式的变迁也决定着这个社会的变迁,信息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一种基础性的、决定的因素。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公元前四五世纪,人类进入了一个轴心时代,轴心时代的主要特征是人类理性的奠定,比如说中国的孔、老,希腊文化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伊斯兰国家的穆罕默德、印度有佛陀即释迦摩尼等。这些先知先圣提出了一系列的思想和认识,这种早期的思想和认识为社会提供了理性原则,直到今日对我们社会发展还起着规定性作用。雅斯贝尔斯讲的轴心时代就是人类基本理性确定的时代。人类的理性是先知先圣抽象、创发的,我们要继承、遵从。但是到了德国的思想家哈贝马斯的时候,他认为这种理性应该让位,这种被先知先圣高度抽象出来的理性应该让位于人们的“交往理性”。 “交往理性”是哈贝马斯的一个重要的思想贡献。他认为好的理性应该是通过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协商,通过多重博弈,最后达成的共识,然后按照这个共识往前走。这种“交往理性”才是现代社会所要遵从的理性。在他眼里,“交往理性”比那种轴心时代的先知理性更有价值,如加快了普世价值的传播与被认同。在“交往理性”的关照下,过去的很多东西都落伍了。比如说民族国家就应该让位于遵循共同信念、价值观、政治目标而形成的国家。所以哈贝马斯力主欧盟走向这样的一个国家。欧盟现在正朝着这样一个按照共同信念、价值观、政治目标的方向构建一个新的国家形态,并以这样的一种国家形态代替民族国家这种形态。这样的新型的国家形态,就是建立在交往理性之上的。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的基础是什么,就是信息能力与信息方式。大家知道交往、沟通最基本的凭借是什么?就是大数据、快速的信息流、信息的可获得性,以及大量知识信息的公开性、透明性、有效性。 从某种程度来讲,我认为信息能力与信息方式在这个社会发展当中,是处在一个很基础的地位。信息工作也成为了其他工作的基础工作。所以各个部门都开始有自己的信息主管。在座的诸位从都是事这个工作的领头羊,希望大家通过学习充电,在自己的岗位上能做出更大的贡献。谢谢大家!心梗病人是不是都有冠心病
心梗5项
如何避免水土不服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怎么卖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