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世城 第八十一章 守卫护城庙14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8:47

世城 第八十一章 守卫护城庙14

二宝的武力并不高强,每杀一个债管手下债卫都大喘气好一会儿。

“锁金库顶面的那人是个纯孙子,有本事他下来!”

当与另一个厉害债卫挥刀较量的时候,他禁不住满眼瞧不起债管的样子向自己的对手笑语。

但尽情舞着刀砍杀,二宝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刚才做出嘟嘟嘟嘟开启状,却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

在对手突然挨了一刀毙命之时,很淡然地冲他仰笑,随之极其熟练地出手在伤口位置抹下半指鲜红点在刀面的“竹”字上倒地。

“死了还笑我!”

二宝特意低头瞅瞅他,憋闷透了。

当面对无穷无尽被亮圈照现的债卫杀得自己筋疲力尽之时,二宝才明白,如果不杀死锁金库顶部那个纯孙子,跟前小场地内的敌人是如何都打不完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高大房子护城庙后方的所有沽园城城卫连同他自己被杀个精光!

于是,二宝鼓起勇气也凝聚全身力气在密密麻麻的衣服前身左胸位置刺着醒目“债”字的敌人人群中急钻,费出大劲儿才钻到二层楼高锁金库跟前,又信心十足地登上墙壁,抓住窗边和屋檐撅屁股爬到了楼阁顶面,勇敢地站立起来发现此时的瘦高个子、宽大黑色衣服之人正是踩花节当天闯进踩花院的那个向五十佳人中的一位要债并使手下杀了女人的坏人。

“或许被他杀死的那个就是我的女人!”

二宝如此想着,内心更是愤愤不平。他知道自己身前此人的威力不凡,但还是不惧不畏。

“你还我的女人!”

二宝激动多情而仇恨难忍地满心喊着举起手中的尖刀毫不手软地向面部凶恶之债管胸膛meng插!但突然,刚才还见的自己身前那个看不到背身之人消失无影了!二宝的尖刀出去太快,劲头儿太足,以致使得此刻刀插空了还带着他的身子整个儿前扑,显些扑倒下去!他慌忙左右手里的刀尖插在屋顶,支撑住身子使平衡,之后又竖起身体疑惑地转动,再转动,寻找一圈又一圈,却怎么也找不到债管――

在那对模镜粉色柔光照染着的奇丽城中永城殿台阶下方,债管的弟弟仙管被割脑杀死落地之后,身中弹出了有着剖面小桃影样子的半颗“隐身必提珠”。其在地上溅过好几次后停在地面不动,又因它的剖面小桃影扣地而隐藏在了世人眼前不见。当对模镜的碎光发射之际,仇家城护带着赵水儿和厨工仓皇逃离,没有余暇去靠近那半颗珠子,但后来债管走下一级一级高台阶到殿前地面将其捡起,并与他本身所具有的另外半颗“隐身必提珠”配合在一起运用,使得他此时此刻能够完全隐身!

正在二宝眼睛滴溜儿滴溜儿转着,手中尖刀平伸,前倾脖子愁得焦头烂额之时,他后背上忽地被重重踢出一脚!这一脚的力度太大了,有多疼暂且不说,只是刚才的一脚直接将其踢飞,踢离锁金库屋顶,使其径直在半空上扬着飞过下方的小片场地又没了速度沉沉地摔落对面盛情园楼阁的上部,摔得“啪叽”硬响!

本以为可以喘口气歇息会儿了,但二宝艰难地抬起脑袋之刻恰见刚才一瞬消失的瘦高个子债管被秋风吹着舞动的宽大黑衣同样出现在了盛情园的楼阁顶面且正疾步迈近自己的身子又一脚将他踢下楼阁,踢落他到扇面形状弯曲、空阔的盛情园园中高草丛里面。

二宝这会儿痛苦极了,感觉那个债管的大脚踢得太狠太凶,都凶过他的瘦黄面部啦!他趴在半枯草丛中,吸吮着这个世间里让他最回味喜爱的芳草残香,深入陶醉其内,仿佛此时他重见了城主曾经的这里满园美色一样。他贪恋人世,而自从东雪堂内那晚的风流艳事之后更贪恋女子。

空阔的盛情园园林入口处上方那座楼阁顶部显现出正面的瘦高个子债管此刻胸前的很圆不大铜镜剧烈晃动,其人深眸张开利齿暴露对着下方园中的一块表面光滑大石头刚而急地道:

“照兵镜。”

马上,他胸前的不大铜镜发出一团圆光照出。随之,在距离二宝趴地的位置不远的光滑大石头顶上突然间出现一个手拿琵琶、载舞高歌的绝美女子,其人身材更是棒到了极处!

二宝顿时迷迷糊糊地听到了,还以为是回光返照呢,听见甜润、清柔、婉转的非常动人女子歌声,而感觉中那歌声之美仿佛来自另外的世界,人间难有!

霎时间,他全身上下来了惊人的力量,双手抓进黄土中拄地,猛地站起,抬头趁着天边的微蓝色彩寻声急望,忽地望见自己不远处身上穿着粉白发光衣装边弹边舞还歌的绝美女子!不能自禁地,他脚步高抬,身子轻快,双臂张开连扑带跌地奔至光滑大石头跟前深情满目地瞅着一脸善笑的她激动不已地高喊:

“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啊!”

感情冲动之下,二宝纵身跳上石头顶紧紧抱住女子的软腰不停地重复:

“就是你,就是你呀小乖乖!会唱歌!会跳舞!还会,弹乐……”

之后,他将身子紧紧地贴在女子胸口。

眼下的绝美女子同样使一只手紧紧搂在二宝的后腰,搂紧到二宝再也离不开而事实上其也不想再离开!

“相公!”

紧接着,女子一个撒娇的叫声便将二宝给叫醉了。

随之,女子脚下力转,身态轻盈起舞,另一只手臂向侧方微展,放喉歌出!

此时的二宝靠在自己最思念的完美女子怀中跟之起舞,听其歌声,彻底沉浸入迷了,脸上浮现以后一生中都不会再有的幸福笑容。

“我已还你的女人!”

突然,远方楼阁屋顶的宽大黑衣债管朝着光滑大石头的方向声音尖锐而凄厉地高道而出,瞬间打破了二宝内心的美好世界,其也在这一时刻刹那之间使得高大房子护城庙庙门前方的沽园城主及其城夫人都重新正常听到了他的尖声。

二宝猛然清醒,艰难却也迅速地抬头,诧异地发现刚才自己紧抱着的会歌会舞还弹乐的绝美女子不见了!同一时刻,他发觉自己的身旁石头顶上刚才的女子变成了脚下一团正向四周渐渐扩开的圆光!

紧接着,霎时之间,那团圆光的扩开范围内开始骤然向四面八方穿射各种各样兵器,有刀,有剑,有矛,有枪,有斧,有锯……

“啊――”

伴随着一个极力出口的高昂吼呐声喊起又没等喊完,二宝已被发自债管照兵镜的那团扩开圆光范围内的数不清杂乱兵器转眼间穿烂,穿成了肉末骨泥摊落在大石头顶,又流下去……

高大房子护城庙门前的沽园城主带着城夫人和一些城卫匆急地赶到锁金库前方的小片儿场地内,见没有二宝,又担心十分地穿过盛情园的入口进去,恰见远方大块光滑石头顶部的肉末骨泥,还有扩开圆光范围内渐渐停止穿射的兵器。

“二宝――”

城主庞悦翔大呼着使用穿越神功顷刻间穿去,穿到光滑大石头旁边颤颤地伸出手臂,却抚摸不下去,只渐渐地曲膝,单腿跪地。

之后很快,眼泪从一个大男子脸边淌过,洒落。

“女人,也是一种兵器!”

这时,微蓝、渐亮的西南天空位置传来冰冷的一句。

庞悦翔猛地转头,正见盛情园入口处顶部楼阁的上方直身而立的瘦高个子之人,胸前晃动着忽而发亮的照兵镜。

“卑鄙――”

庞悦翔怒吼一声,心中已经大概猜透债管使用了什么法子将二宝弄死。

他不能接受二宝离去的现实,更不能饶恕债管的罪行,“咯吱咯吱”地狠攥拳头脚步离地一个穿越神功径直飞去那楼阁之顶正对债管的身子穿过!但是,他穿得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停在高大房子护城庙顶,回望,债管又完好无损地稳立在二层楼高锁金库屋上,全身宽大黑色衣服随风摆动。

“怎么可能?”

庞悦翔皱皱眉头不能相信了,随之又猛甩身后的长辫子再次眼睛一闭一睁穿过债管稳稳停立的锁金库屋顶。可是,他穿得自己都心虚了,双脚踩落在弯曲成扇面状的空阔盛情园西北方向外府墙顶面,都没回头便深知这次依然没能穿住!

城主庞悦翔有些失意了,匆匆转身回穿到赵水儿等人站身的盛情园中高草丛边,朝此园入口处上方的阁顶重望,晨光朦胧之中债管身影安立如旧。

紧接着,黑衣债管胸前颈上挂下的很圆不大铜镜剧烈晃动,其人深眸张开利齿暴露,面对这边刚而急地尖呼:

“照兵镜――”

那三个字的声调极力高扬,攀登到巅峰又突然向此刻的满园炸开,惊得所有人身上发冷。

紧随之,债管胸前的铜镜骤然发光,发出巨亮巨亮的一大团圆光照出,照落在整整一片盛情园上,还朝园外迅速扩开!

“完了!”

“死定啦――”

……

顿时,包括沽园城主和城夫人在内的眼下所有城卫望着急速扩开的将他们包围在内的圆圆白光都瞬间放弃斗争了,因为他们就算长着翅膀也飞不出这圆光之内了。而且,推想着主卫二宝临死前的一幕,庞悦翔脚下发软就等待无穷无尽、数之不完的万千兵器将他们霎时间穿烂了。

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
长春华山医院朱桂莲
滨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牛皮癣治疗内蒙古哪家医院好
辽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